普通农户与规模农户的划分标准为:因梨果种植2018-06-09 04:24

——

  随着互联网电子商务模式对农业全产业链的改造升级,传统农业保险需求正发生革命性变化。农业保险的扩面、增品和提标应以“互联网+”现代农业为现实背景和创新视角,但农产品电商参与下的风控需求和参保决策尚不明朗,传统农业生产模式下影响农户参保行为的机制路径正随着经营主体结构、产业链结构和保险市场结构的转型升级而发生改变。本研究对我国梨果主产区河北、山东和安徽等3省678户普通农户和465户规模农户的参保行为进行调查,在控制专业经营、补贴水平、风险认知和渠道参与等传统因素的基础上,分析农产品电商对农业保险参保决策的直接和间接影响,揭示当前市场格局下家庭经营农户的风险管理认知和需求,为“互联网+”现代农业形势下的农业风险管理提供创新思路。

  相较于耕地农作物,梨果等林地物产更适合通过电商渠道进行销售,配合电商渠道较为成熟的“大供应、大市场、小配送”流通格局形成农户在特定区域和产品上的创业效应。研究认为农户参与电商模式的渠道表现为两种类型:一是以农户家庭为单位在商业或行业平台创建线上销售单元,直接销售梨果或梨果制品,即“零售渠道”;二是以合作组织为单位搭建电商渠道(零售或批发),成员以向合作组织供货的形式间接参与电商,即“供货渠道”。整体而言,电商模式通过提升小农户的市场地位而激发其创业热情,使普通农户在流出农地经营权和自主家庭经营的权衡中倾向于后者,从而增加对农业生产部门的投入,引致对稳定产出的较高期望,正向影响普通农户的参保决策。从风险分散角度而言,土地和产品合作组织的发育削弱了流入农地经营权并自主经营的规模效应,而规模农户在巨灾赔付中易受到普通农户政策性或舆论性驱逐,造成保险赔付无法按照实际受灾情况分配,部分(小)农户在保险中获益,这种情况在互助保险中较为常见。基于上述分析,研究提出假说一:

  H1:电商模式对普通农户参与农业保险决策具有正向影响,同时挤出规模农户参与互助保险意愿。

  研究控制影响农户参保决策的传统因素,突出进入电商渠道的行为对参保决策具有直接作用。而电商参与下的农产品营销市场环境正在发生变革,电商模式的引入影响到各类参与者的市场地位,尚未进入电商渠道的农户受认知溢出效应的影响,在营销模式和保险需求等方面与区域整体认知趋同,最终内化为新形势下的稳定认知,即通过分解传统产销格局而实现功能性演化;因而,本文同样关注在引入农产品电商因素后,传统影响因素的作用结构变化。由于以家庭经营农户为样本,原个体决策者的统计特征被弱化,转而由家庭成员的转移结构综合替代,其假设为非农户籍人口从事农业经营具有新型职业化倾向,家庭中转移人口的比重越大,参与产业链条的深度就可能更深,因而并入渠道参与深度指标集合。已有研究大多将规模视为连续变量,但规模认定标准并不由市场产生,不同规模阈值下的影响作用机制势必存在差异。基于上述分析,研究提出假说二:

  H2:经营专业程度、资金补贴水平、风险认知结构和渠道参与深度对农户参保决策的影响机制随农产品电商模式的引入而发生变化,同时这一影响机制对不同规模主体具有差异。

  本文主要从农产品电商的层面解释农户参与农业保险的行为。农产品电商(AEC)是指以家庭为单位的梨果种植户参与线上销售的行为,分为电商零售渠道(RCP)和电商供货渠道(SCP)。在电商零售模式中,农户直接在农产品电商平台销售自产梨果或梨果制品并获得收益,对品牌、价格、包装和产品结构具有决定权;而在网电商供货模式中,农户以会员身份加入电商合作组织并向该组织提供符合要求的梨果或梨果制品,由该组织统筹销售并按比例分配收益。两种模式下,农户均充分了解产品的销售渠道和价格形成机制,因而研究将两者均视为农户主动参与农产品电商的行为,以0-1二项指标进入模型。

  模型控制经营专业程度、资金补贴水平、风险认知结构和渠道参与深度等4个指标集合。经营专业程度(OPD)包含梨果生产经营中体现资源投入结构的3个变量;资金补贴水平(CSL)包含梨果生产经营中体现农户获取外源资金支持能力的3个变量;风险认知结构(RCS)包含体现农户对风险管理了解方式和程度的3个变量;渠道参与深度(MPD)包含体现农户家庭控制梨果及其制品各生产环节能力的3个变量。

  研究采用问卷调查的方式获得数据,调查对象为家庭经营的梨果种植农户,样本地为河北省、山东省和安徽省39个行政村。进入模型样本量为1143户,其中普通农户678户、规模农户465户。普通农户与规模农户的划分标准为:因梨果种植而被认定为种养大户或家庭农场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梨果种植面积超过省级示范家庭农场面积标准但未被认定为种养大户或家庭农场的农户为规模农户,其余为普通农户。

  研究建立二元Logit离散选择模型,分别考察影响678户普通农户和465户规模农户参与互助保险和公共保险决策的因素,揭示农产品电商对农户参保决策的直接和间接作用机制。实证结果分析如下:

  1.农产品电商模式正向影响普通农户参与互助保险和公共保险决策。对比两种模式的边际贡献可以看出,电商环境对普通农户参与公共保险决策的影响较参与互助保险更大,即引入农产品电商模式后,普通农户有更多机会进入公共保险市场。

  2.农产品电商负向影响规模农户参与互助保险决策,对规模农户参与公共保险决策的正向影响主要来自电商零售。规模农户向电商供货早已成为稳定的下游渠道,对参保决策的影响作用被市场吸收,并未表现出与传统供货模式的差别。

  3.引入农产品电商模式后,农地流转比例和节水灌溉率正向影响规模农户参保决策,经营收入结构正向影响普通农户参保决策。节水灌溉率对普通农户参与公共保险决策也存在轻微的正向作用,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在公共保险市场中,技术指标与规模指标存在替代关系,小而精的经营模式在适度规模生产的大环境下仍具有生存优势。

  4.引入农产品电商模式后,资金补贴程度正向影响规模农户参保决策,对普通农户参保决策的影响较弱,甚至存在负向作用。经营负债、保险补贴和种植补贴等三项指标对规模农户参加两类保险存在促进作用,两类补贴在集体内部的发放方式也成为影响参保行为的重要因素。

  5.引入农产品电商模式后,风险认知结构对两类农户的影响作用较为一致,参与农技培训和获得历史农业保险赔付正向影响参保决策,而非农保险认知负向影响参保决策。

  6.引入农产品电商模式后,渠道参与深度对规模农户参保决策的正向影响主要来自户籍结构和生产合作,对普通农户参保决策的正向影响主要来自加工环节。

  本文以河北、山东和安徽等三省39个行政村1143户家庭经营农户为样本,考察了农产品电商对普通农户和规模农户参与互助保险和公共保险决策的影响机制,得出以下结论:第一,农产品电商模式对农户参保决策具有直接作用,正向影响普通农户参与互助保险和公共保险决策,负向影响规模农户参与互助保险决策,对规模农户参与公共保险决策的正向影响主要来自电商零售,假说一成立。第二,农产品电商模式间接改变经营专业程度、资金补贴水平、风险认知结构和渠道参与深度对农户参保决策的影响机制,并对不同主体规模表现出差异性,假说二成立。

  第一,农产品电商正处在起步阶段,对农户经营预期和参保需求具有较为明显的提升作用,政府和产业部门应鼓励农户以多种形式参与农产品电商,对产生示范集聚效应的主导农户、创新模式予以奖励和补贴,加大地方农产品电商平台建设和宣传力度,打造基于全产业链的线上特色休闲模式。

  第二,两类农户适合专业合作却不适合信用合作的矛盾暴露出农民合作社内部信用合作模式单一、发展滞后,应大力推动农业互助保险的规范化和市场化建设,降低互助保险公司的设立门槛,鼓励多种形式的信用合作试点,重视互助保险与公共保险的市场分割和性质互补。

  第三,应充分尊重经营专业程度的规模阈值规律,将技术、环保等指标纳入规模农户认定体系,允许普通农户发展“小而精”的农产品电商模式,并通过构建农民合作社实现适度规模经营,提升特色品种经营比重和参保意愿。

  第四,应规范种植补贴和保险补贴的发放途径,提升创新险种的保费补贴比例,避免小比例补贴的无效发放,鼓励保险机构在参保决策惯性基础上设计保费优惠累退策略,推动农业保险与非农保险、农技培训和财富管理相结合。

  第五,非农户籍比重较大的家庭经营农户易缺乏社会资本,难以深度嵌入集体信用网络,村集体应重视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明确承包权和经营权的市场地位和适用范围,鼓励转移人口返乡从事涉农产业和创业,参与集体管理和生产合作,挖掘种植户在农业一二三产业中的综合渠道参与深度。

  程欣炜,经济学博士,南京邮电大学经济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农村金融、科技金融;林乐芬,管理学博士,南京农业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陶世奇,南京农业大学金融学院博士研究生。




Copyright © 2002-2017 极速时时彩龙虎斗 版权所有 | 网站Sitemap|导航地图| 极速时时彩